日趋饱和的市场,怎么满足通信人不饱和的追求

一、延展扩大核心收入贡献用户规模

当经济增长面临更多复杂性,人口红利(人口总量和自然增长率)和行业红利(漫游费取消、携号转网等)逐渐消失时,特别是新身份证用户不足,更是放大了对挖掘大量新营收贡献用户的需求。

重新认识用户、重新对用户结构进行分层或许已经是运营商的紧要选择和任务。

在所有用户分层中,18-50周岁的核心用户群体,是通信行业的主要业务和收入贡献群体。

在提速降费期盼的薄利多销尚未出现之前,并且能够为用户创造新价值的业务短缺时,单纯的依靠刺激业务量或许不能给运营商带来预期的业务量和营收,2018年的经营数据就是最好的印证。

消费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在普及各种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同时,也在极大地同步普及各种通信需求,特别是上网需求。

相对于从高线城市向低线城市,以及从城市和农村的市场下沉,用户年龄的延伸下沉或许将是扩大核心用户群体的有效方法。

低年龄段上,从年轻延伸到低幼,特别是18-10周岁之间的用户;高年龄段上,从中年向老年延伸,特别是75周岁前的用户。

从消费能力上划分,18-10周岁用户属于父母消费型经济,其父母为其购买通信服务;60岁以上用户都属于被动牵引消费型经济(银发经济),自身具有较强的消费能力但是需要成熟应用牵引。

只要有恰当的机会,这些用户,很大程度上转化为手机用户,特别是智能手机用户。

二、通过提升上网用户渗透率提升尾部用户价值贡献

提速降费下,各种以不限量套餐为代表的大流量和大语音融合套餐价格已经大幅度下调。

可以说,处于营收贡献头部的高ARPU用户的营收贡献已经不可避免地处在加速下滑通道中。

对处于营收贡献头部的用户来说,运营商的各种套路的保有甚至价值提升措施意义都不大,其离网的最大壁垒或许仅仅是换号太麻烦。

头部用户的ARPU下降并且其套餐大多数处于不饱和状态,因此运营商设想依靠其套餐溢出获取额外收益,可能性不大。

对中部用户来说,精打细算或许是其显著特点。

为了节省通信费用支出,一般都会积极地各种薅羊毛。

虽然其套餐的饱和程度相对较高,但是其套餐溢出一般控制的比较好。

中部用户群体虽然规模量大,但是刺激这些用户提升价值贡献已经不太容易。

相对来说,稳定这些部分用户营收贡献,相对来说比较划算。


bckbet下载_bckbet靠谱吗_bck官网注册账号